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書香隴原 >> 專家訪談

專訪新晉魯迅文學獎得主張者:期待獎項成為一種“鼓勵”

22-09-06 09:00 來源:中國新聞網 編輯:張蘭琴

  圖為中國作協小說創委會委員、重慶作協副主席張者?!∈茉L者供圖

  中新網重慶9月5日電 題:專訪新晉魯迅文學獎得主張者:期待獎項成為一種“鼓勵”

  中新網記者 鐘旖

  “獲獎對我而言是個意外,我期待這個獎項成為一種鼓勵,帶動重慶更多小說創作者的積極性,激勵出更多優秀作品。”日前,憑借短篇小說《山前該有一棵樹》獲得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的中國作協小說創委會委員、重慶作協副主席張者在重慶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如是說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該獎項,實現了重慶作家在全國頂級文學獎項小說門類中零的突破。

  從文數十載的張者擁有豐富的人生閱歷。他1967年出生于河南,在外祖母身邊度過了童年;到了上學的年紀,去往新疆建設兵團投奔父母;1984年,進入西南師范學院(現西南大學)中文系讀書,坐了一星期的綠皮火車,穿越茫茫戈壁到達重慶,自此與這塊山清水秀之地緊密相連。

  《山前該有一棵樹》發表于《收獲》2021年第3期。張者說,該作品部分內容源于現實,比如文章里出現的礦山小學,原型是自己曾就讀的學校,“在炮聲隆隆中上課,飛石砸在房頂上,如天神的戰鼓”至今是他的少時回憶。“樹,是我心中永遠的一種想象。”張者坦言,被時光深烙在心中的,除了新疆的苦水砂礫,還有人們生活在寸草不生的荒山禿嶺和戈壁灘上,對綠樹的渴望。

  如今回看作品的靈感,頗有點戲劇色彩。2020年疫情封控期間,張者被封在重慶的家里,休憩時望向窗外,舉目所至是嘉陵江和在建的重慶第一高樓。正在施工的數個塔吊向四面八方伸展,恍如樹枝般又高、又細、又長,張者將“樓”看作“樹”,思緒翻飛。舊地重游的同學們傳來故土被廢棄的消息,小學更是早就荒涼破敗,他決定,用文字為大家補上這棵童年時期待已久的樹。于是文末,他鄭重寫下:“一口水只能解一時之渴,一棵樹卻能帶來永遠的綠蔭。”

  每個人走向文學創作之路的緣起都不一樣。張者稱,自己的“作家夢”萌芽于初中。當他根據命題作文《我的理想》說出“我要當作家”的愿望,引發了同學們的哄堂大笑,這令“非常難為情”的少年暗暗立誓“非當作家不可”。也正是這股子倔強,讓張者鉚足了勁“追夢”。無盡藍天里的白云、翱翔的蒼鷹,都成為他激發想象力的觀察對象。少年的張者還常偷拿家里的雞蛋,向有書的鄰居上海知青換閱了大量書籍,知識儲備與視野得以飛躍。

  如今,作為專業作家的張者說,作家要想攀登文學高峰,創作便不能重復過去,要拉開時空,以博、大變換,做到題材上不重復、語言上不重復、故事上不重復。拿作品舉例,其代表作、長篇小說“大學三部曲”《桃李》《桃花》《桃夭》,用的是都市的時髦語言;中篇小說《老家的風景》《老調》《老燈》等,長篇小說《零炮樓》,描寫的河南農村生活,像一年邁老者在述說;當筆尖觸及新疆,他的文風又瞬時變得粗獷,充滿張力……

  圖為張者在采風中留影?!∈茉L者供圖

  “人的創作往往和自己的經歷有關,需要沉淀,沉淀得越久感受越深。”張者透露,未來,他還將圍繞成就了自己的河南、新疆、重慶分別創作小說。手頭正在寫的長篇《拯救故鄉趙家莊》,是中國作家協會“山鄉巨變”寫作計劃的一部,故事發生在河南。

  目前,張者還擔任著重慶市作家協會小說創委會主任職務。談及人才培養工作,他表示,自己肩負向文壇推送青年作家的責任。除了搭建分享作品的交流平臺,重慶文學院還聘任青年作家為創作員,每兩年一期,創作員分到每一個專業作家名下,分到張者名下的有十余人,同學們稱之為“桃李”班。張者希望通過交流,能不斷打磨作品,見證一個個優秀作家的誕生。

  “小說創作,需要很多的時間和耐心。”張者表示,此次獲獎只是重慶小說界的一個好的開端。他更樂于看到的,是人才輩出,山城文壇早日實現魯迅文學獎七項文學獎項的“大滿貫”。(完)

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。

西北角西北角
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
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
微博甘肅微博甘肅
學習強國學習強國
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
分享到
亚洲 图片中文字幕